首頁 > 音樂 > 正文
北京協和醫學院博士吳老師:我是由姥姥帶大的情感

在這個社會上有那么多和我類似的人,做著爸媽眼中的乖孩子,同時卻做著委屈的自己。但吳老師卻想用我最最真實的經歷和感受,告訴各位為人父母的家長朋友們:有時候,孩子“聽話”孩子“乖”,并不代表TA真的想這么做,或許僅僅是來自害怕被父母拋棄、被父母不喜歡的那種內心深深的恐懼。特別喜歡李雪老師的一句話,最后送給各位爸爸媽媽:愛孩子,便如TA所是,而非我所愿。 ...

各位家長好,我是吳老師。

最近因為身體原因做了手術,就跟大家說再見了。他已經逐漸恢復健康,感謝粉絲朋友們的關心。

今天,我們先不談別的。吳老師想和大家聊一聊最近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件經歷,以及由此引發的養育孩子的一些想法。

在這次住院期間,一次偶然的機會,我遇到了一位年輕有為的女醫生。她比我小四歲,專業、聰明、負責、溫柔。讓我在醫院里,不禁想了解她,了解她。

后來得知她是北京協和醫學院的醫生,師從協和著名教授,年輕有為。我發現我越了解她,我就越喜歡和欽佩她。我發現每次看到她,或者看到掛在病房墻上的她的照片,我都會很激動,很感慨。我確定我不是同性戀,但我更加確定:這是一種非凡的情感。畢竟,我怎么了?

作為一名專業的心理學家,我注意到這種情緒和情緒的不同尋常,所以我開始了自我探索。我越往內心深處看,越發現這個事實:這個年輕有為的女醫生,不正是我曾經以為的那個人嗎?

1. 默默埋葬理想,卻乞求父母幸福

我從小就由祖母撫養長大。

我的祖母是經歷過戰爭的老一代醫務人員。她是上海胸科醫院前身宏城醫院的老護士長。從小她就教我玩打針、輸液、治療傷口、運送傷員的游戲。成為醫務人員的希望的種子在我的小心里種下了。

然而,我的父母(尤其是我的母親)是非常堅強的人。

媽媽從小就喜歡音樂,但因為小時候家里很窮,買不起樂器給媽媽,所以她這輩子一直沒有實現成為音樂家的夢想。所以在我小的時候,媽媽想盡一切辦法把她未實現的夢想強加給我。從小,在別人眼里,我就是一個標準的“兒童之家”:聽話,聽話,學業好,還有藝術特長(鋼琴10級)。因為那個時候,不管是中考還是高考,只要有藝術特長,都可以加分,對上學有幫助。

小時候,媽媽對我很嚴格,父母經常吵架,我時不時會受苦。我不敢違背媽媽的意愿。只有當我彈得好,被老師表揚,或者成績好,在班上占有一席之地,媽媽才會笑,開心,表揚,獎勵我。那個時候,考好成績和彈鋼琴是我逗媽媽笑的唯一方法。即使在那個時候,我也有這樣的錯覺,即成為一名音樂家是我自己的理想?,F在想來,也許只是想認識我的母親。

但是很遺憾,只差一分,我沒能進入媽媽心目中的音樂學校:音樂學院附屬小學。我仍然記得那些黑暗的日子,我母親的生活似乎失去了所有光彩。整天跟著媽媽在家里流著淚洗臉,花了很長時間才慢慢出來。那時,媽媽的心情就是我的心情。媽媽不高興,我也不高興。

在音樂道路上失敗后小孩的音樂夢想故事,媽媽的注意力轉向了我的學業,希望我能考上名牌大學。那個時候,我表哥和表妹是同一批早年從事IT行業的人。收入和地位在當時都非常耀眼。所以他們讓我每個周末都去姐姐家和他們一起學習計算機技術。以后想考交通大學計算機專業。雖然我不討厭電腦,但我也不是特別喜歡它們。只是因為他們要我這樣做,所以我聽話。

因為聽話一直是我的習慣。

2.荒誕的“高考志愿”,下意識的爆發

我的高考志愿幾乎都是媽媽填的。

當然最后他們也問了我的意見。當時,我提出了一個小要求。因為那一年恰好是交通大學和第二醫科大學合并后的第一年招生。偷偷填了一個“臨床醫學”志愿,但怕媽媽不高興,他們會認為我不喜歡他們幫我選的專業,所以只敢寫在第三選.

事故沒有發生,我也沒有最終成為一名醫生。

回想起那個時候懦弱卑微的自己。我太謙虛了,我什至不知道我真正喜歡和想要什么。因為我不敢相信自己會“叛逆”,我什至對固執己見和思考感到羞愧和恐懼。因為對我來說小孩的音樂夢想故事,“有自己的想法”就是“背叛媽媽”,“背叛媽媽”就是“失去媽媽”!所以那個時候,這一切都被我下意識地壓制住了。我以為我什么都不在乎,但事實并非如此。

這也很有趣。我的高考志愿填了各種各樣的東西。文科有外語專業、廣播電視新聞專業、計算機專業、自動化專業、會計專業在大人眼里穩穩當當……我還記得我的高中朋友——一個想成為一名醫生。同學,她的高考志愿從頭到尾,所有學校都填“臨床醫學”?,F在回想起來,這是一個正常的高考志愿姿勢!?



国产三级片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