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視 > 正文
電視劇網 人民日報:惡性循環之下功利粗鄙庸俗化功利庸俗

“90%以上的電視劇都存在買收視率的情況,收視率造假是困擾影視行業的一顆大毒瘤。2011年10月,廣電總局曾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意見》,明確提出“不得搞節目收視率排名,不得單純以收視率搞末位淘汰制,不得單純以收視率排名衡量播出機構和電視節目的優劣”。 ...

“90%以上電視劇都買收視率”?難怪那么多劇低劣粗俗

“90%以上的電視劇都是在買收視率,造假是困擾影視行業的大毒瘤?!苯鸲苡耙曋行闹魅卫顚W政在接受《法治日報》采訪時告訴記者,今年4月,他投資的一部電視劇在衛視播出。這個系列賣了1億多,卻花了9000萬買收視率。 “他賺的錢都花在了這上面?!?/p>

虛假評級不是“新聞”。許多制片人公開表示他們購買了收視率。收視率作為評價電視節目的代表性指標,應該經過第三方機構的獨立調查,決定了收視率評價標準的可信度。但在現實中,無論是制片方、電視臺、廣告商有意識的“勾結”,還是李學政等影視演員被逼迫,最終都會讓客觀的收視統計混雜著自私。和利益。商業交易。

除了樣本戶的污染和統計數據的造假外電視劇網,明碼標價的收視率侵蝕了影視行業的良好氛圍。如果制作人將大量的創作收入花在造假上,勢必會影響對作品的投入,收入也不會很好地投入到其他創作上。當花錢買數據的做法成為“潛規則”時,評級將失去反映工作真實影響力、引導行業發展的“風向標”。在惡性循環下,影視創作趨于短視、功利、庸俗、庸俗。這種惡劣的精神對那些真正刻意創作的作品是不公平的。

造假風靡一時,難以根治,源于利益鏈條中各種力量的交織。利益相關方不僅是壓力的傳遞者,而且在某些情況下也是不可避免的受害者。為了更好地捆綁利益,一些面臨營業收入壓力的電視臺,會根據收視率與制片方簽訂“賭博協議”。在這個過程中,很多數據造假機構都在助推買賣評級成業務,從而迫使生產者花錢購買“好看”的虛假數據。

另一方面,長期以來,收視率一直主導著電視節目評價體系,為影視行業奠定了“只收視率”的偏向取向。不再是一兩天人人稱“只看收視率”,甚至有原媒體人稱“收視率是萬惡之源”。 2011年10月,國家廣電總局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電視明星綜臺節目管理的意見》,明確提出“節目收視率不排名,終淘汰制”不應該只看收視率,也不應該只看收視率。收視率排名衡量廣播組織和電視節目的優劣?!?/p>

此后,我國首個收視率國家標準《電視收視率調查指南》出臺,明確規定收視率數據不是節目評價的唯一指標,不能揭示其思想藝術性的程序。在市場分析和節目評估中應避免使用觀眾數據。虐待。這些準則指向常識,即“僅查看”方法不可取。即使評級的調查過程沒有受到污染或干擾,但從固定樣本中獲得真實有效的數據仍然更加困難。此外,新媒體的視聽環境也影響節目評價的維度。僅僅依靠傳統的數據統計,必然跟不上互聯網形勢。

“Only ratings”是一種盲目而極端的數據崇拜。在評價機制上,與其他領域的“只有流量”、“只有發行量”、“只有票房”、“只有分數”完全一樣。影視劇作品首先是文藝作品。數據可以展示一部分觀眾的體驗,但不能反映所有觀眾的期望。同樣,文藝作品也有很多內在的評價標準,不能過度迎合資本和市場。有很多優秀作品在時間的沉淀中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認可,而一些精益求精的小眾文化作品也并非一開始就完全以評分為創作導向。

文學藝術要有效電視劇網,但不能沾染銅臭,做市場的奴隸。文學創作如果只想走捷徑、急功近利、追求名利、幻想一夜成名,那也只能是曇花一現,不留痕跡。辛辛苦苦打磨電視劇的電視人一定不要陷入花錢收視率的混亂中。只有堅持打破單一僵化的“只收收視率”評價機制,形成開放多元、積極創新的激勵氛圍,電視人才能卸下包袱,再無后顧之憂。



国产三级片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