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影 > 正文
電影《不散》走進電影院看的電影是什么?

3月來了,不少人在社交平臺上呼喊,“我想去電影院舒舒服服地坐著看場電影”。走進電影院,享受一場夢從后臺至觀影,從放映至返場,男主角多多從小混跡在電影院,他不止是一個觀看電影的人,因為熟識放映員,成為了那個為觀眾投射夢境的人?!短焯秒娪霸骸穭≌铡短焯秒娪霸骸穭≌障肽钜黄鹑ル娪霸旱哪莻€Ta一個人去電影院才是正經事不過現在,我們只想說一聲,“嘿,電影院,我想你了。你上次進電影院看的是什么電影? ...

你還記得上一次走進電影院電影是什么時候嗎?

是《葉問4》嗎?還是“誤殺”?還是“愛”?

3月,不少人在社交平臺上喊話,“我要去電影院舒舒服服地坐著看電影”。

如果說想念火鍋只是一句好話,那么想到電影院就是一種精神上的向往。

正如蔡明亮的電影《執著》所示,電影院雖然看不到昔日的繁華,甚至難以與家相比,但它卻蘊含著比家更深刻的意義。

演員施君坐在戲院里看自己的老作品《龍門客?!窌r,放映員小康和走進來的售票員正在仔細思索。這是光、影和時間的互文性。世上沒有永無止境的宴會。

電影《堅持》的劇照

走進電影院,享受一場夢

電影院是放映電影的地方。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夢想中的盒子。投影儀將這個夢想投射到屏幕上。近百人在這個包廂里,享受著同一個夢境,只是每個人對夢境的理解都不一樣。正因為如此,電影院才增添了不少魅力。

朱塞佩·托納多爾 (Giuseppe Tonadore) 的“天堂電影院”??圍繞著電影院的興衰展開。從后臺到看電影,從放映到回歸,男主從小就在電影院。他不僅僅是一個看電影的人,因為他了解放映員,他已經成為為觀眾投射夢想的人。他自己在那些原創電影中體會到了生命的奧秘。

《天堂電影院》劇照

因為放映員那句“人生與電影不同”,他背著包離開了小鎮去追逐自己的夢想。當他回來時電影網,他已經成為一名有成就的電影導演。人生就是靠自己演戲,“人生要艱難得多”,幸好我們可以在電影中窺探整個世界,為未來打下基礎。

《天堂電影院》劇照

如果說《天堂電影院》是要營造一種生活與夢境的分離感,那么馬丁·斯科塞斯導演的《雨果》則直接讓觀眾沉浸在這個夢境中,找到了夢境的源頭。

作為影迷,他是虔誠的?,F在,當漫威電影沖擊更多原創和藝術電影時,他批評漫威電影就像“主題公園”。2011年,當所有人都在喊電影時代結束,電影已死的時候,他交出了這個“雨果”。

《雨果》劇照

這部電影是馬丁向喬治·梅里埃等電影大師致敬的作品。同時,他也表現出了狂熱的感情。他想告訴大家,從一百多年前的《月球之旅》到如今豐富多彩的電影,電影都是造夢機器。

電影與觀眾的關系顯然充滿了曖昧的關系。無論是電影定義了觀眾,還是觀眾選擇了電影,這個哲學問題都留給阿巴斯的《希琳公主》來回答。在電影中,當大銀幕被抹去,觀眾就成了主角。這種互文成為最美的回答,觀眾是電影的最后一環。

《席林王妃》劇照

每個人坐在劇場里,因劇情而笑或哭,都是對創作者的一種回饋。這種同理心的背后,可能是觀眾的故事,打開后可能是一部新電影。

就像蔡明良制作的短片《這是一場夢》一樣,主角在紅色沙發上看到的畫面內容,正是蔡明良兒時在家鄉馬來西亞一個破舊的劇院里看到的。

影片中使用了龔秋霞的一首老歌《A Dream Is Real》。對于觀眾來說,這種體驗似乎是一樣的。

想念那個一起去看電影的人

看電影成了大家下班后多聚在一起的理由。凳子之間的距離也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這一刻,沒有人會在意自己與對方的交流是否超出了安全距離,學會享受這一切。

家人一定是第一個帶我們進電影院的。在電影《時間的竊賊》中,這對生活在底層、帶著兩個孩子的夫妻,每天都在關心著“一步難,一步更好”的生活。最溫暖的時刻是一家四口去看電影。甚至為了省一張票,羅太太也想方設法騙過檢票員。

《時間的竊賊》劇照

現在想想,這些被偷走的時光,是無比寶貴的。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工作和距離讓大多數人只能在春節期間陪父母進電影院。

作為導演阿方索·卡隆的個人書,《羅馬》自然不會包含太多影響卡隆成長的元素。

電影院在電影中出現過兩次,但最引人入勝的還是第二次。女主人帶著孩子和保姆去了劇院。一路上,孩子們天真爛漫,光彩照人。從劇情上看,這也是女主人一家人生的轉折點。



国产三级片自拍